只有过不够的早,没有过不去的坎

近年来,由于探亲和工作的关系,我去过武汉很多次。在疫情爆发前夕,艾玛和田弘在武昌区首义花园附近的早餐店里吃着里根面条,喝着蛋酒。艾玛的父母大多住在武汉。现在,他们正以自己的方式顽强地抗击病毒。我的表弟仍然是武汉第三医院的护士。当疫情到来时,她为了每个人放弃了自己的家庭,并推迟了原定于新年第三天举行的婚礼。和未婚夫告别后,她去了前线。现在,她在武汉红山体育馆的收容所医院日夜忙碌,与全国所有的医务人员一起抗击这场灾难。

艾玛的妹妹悄悄

在新的冠状病毒出现之前,九省通衢的武汉是中国生物工程产业的桥头堡,也是中国唯一的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它是全国甚至全世界大学生人数最多的城市。这是一个超级大都市,可以广泛应用于长江的北部和上游。它是中国中部的中心。

当流行病来临时,这些非凡的成就似乎变得微不足道,甚至充满了讽刺。在电视上看着武汉空荡荡的街道和小巷,没有过去的喧嚣。长江大桥上几乎没有车辆,没有过去的交通。即使是在武汉人聚集在“早熟”的两道街的早晨,早餐店也关门了。

今日繁华的武汉是空的

自从城市关闭后,武汉的一切都变了:黄鹤楼,长江大桥,武汉大学。这些影像可能会在我的脑海中逐渐模糊,但我无法忘记武汉早晨嘈杂的声音和一碗热空气模糊玻璃的热干面。

在北京、上海和任何一个拥有数千万人口的大城市,你多久没有吃过热气腾腾的早餐了?卖馒头、油条、豆浆和儿时记忆中的八宝粥的早餐店在城市发展史上早已消失。如今,为了能睡上10分钟以上,大多数上班族早上会吃从冰箱里拿出来的牛奶、面包和鸡蛋。

北京通勤者挤地铁吃早餐

但是对于武汉人来说,早餐是一天中最重要的一餐,吃早餐本身也是一天中最仪式的事情。就像假期和生活一样,武汉人称早餐“太早”。如果一个游客不在武汉停留太早,他将失去体验武汉城市生活的最重要的本质。这里的热生活,甜的、酸的、苦的和热的味道给得太早了。

武汉市民可以一个月不吃任何种类的丰盛早餐。广东早茶风格精致,味道鲜美,但价格昂贵。重庆早餐以一碗面条为标准。虽然它是热的和令人愉快的,它能使“多巴胺疯狂分泌”,但它对肠胃有强烈的刺激和低营养价值。上海早餐4驴孔觉得饱了,但味道不丰富。

四驴岗:豆奶、油条、大面包、魅力米粉

武汉的早餐是全国最好的。炸酱面、三层鲜豆皮和牛肉粉是武汉最重要的三种早餐,也是大多数武汉市民的日常选择。然而,武汉早餐真正的独角兽仍然是平均价格低于5元的热干面。

Regan面条

拿一卷22-28的煮好的苏打面条,用一个过滤器在沸腾的大锅里焯一下,扔进一个一次性纸碗,然后问:“你加辣椒了吗?”不等回答,他就用一把长勺子把面前几个不锈钢小罐子里的调味品闪电般地撒在面条上。然后,他在面条上撒了一大勺芝麻酱,扔在餐桌上,喊道:“拿着,下一个!”一口气,完美!

大多数早餐店座位有限,所以用餐者必须用左手拇指和中指拿着纸碗,用右手拿着筷子。为了防止搅拌面条时芝麻酱溅到衣服上,这是不容易清洗的,每个人都把碗放在离他们的胸部大约30厘米的地方,就像在他们的胳膊里拿着一个看不见的篮球。

米的正确姿势

除了热干面、豆皮和牛肉粉之外,还有很多早餐方式,如油饼、重油烹饪、糊汤米粉、蛋奶酒、鸡冠饺子、面汤等等,令人眼花缭乱。花不到15元,你可以给自己一顿全碳水化合物餐,配有里根面条、蛋酒、油饼、面条碗和糊状粉。这只够吃一碗没有肉的兰州拉面。

蒸饺

甜蛋酒

香喷喷的炒面窝

仅仅因为武汉早餐吃得太多,在其他省市都很有势力的连锁早餐店几乎没有地方可住。香港美食蔡澜曾到访武汉,并在位于湖埠巷和胜利街的民生糖果店总部吃了两顿早餐。回家前,他在推特上说武汉是“早餐之都”。

武汉的蔡澜早间

在蔡澜看来,“由于生活的丰富,各地的早餐文化正在消失,武汉的街道和小巷仍在出售”。这已经是一件非常罕见的事情,丰富的品种,繁荣的早餐商店和越来越受欢迎的早餐市场与其他大城市形成鲜明对比。

田弘在武汉出差了几天。他每天必须在4点或5点起床来拍摄日出。当太阳在7点左右升起时,他不得不在公众舆论的数万家早餐商店中选择一家来奖励他的胃。

宏恬和他的8碗热干面

如今,武汉的早餐品种随着社交网络的发展而演变:普通的热干面、烹饪和油饼不再能满足年轻人的好奇心,于是新鲜的产品如烹饪和销售油饼、糯米和油条就出现了。一个不到30平方米的早餐店,像赵师傅的油饼包卖,每天可以把整个两道街堵成一片,到9:00之间,买早餐的队伍可以伸展10米以上。

但是对田弘来说最难忘的还是未知的里根面条馆。在武汉的一个夏日早晨,任何排队的里根面条馆都不会让人失望。带上你自己的一碗面条,加入一些免费的泡菜,然后和你当地的叔叔阿姨坐在一个小凳子上,把碗放在一个高凳子上,把面条放进你的嘴里,咀嚼它们,当你吞下它们的时候会觉得有点干,但是筷子是诚实的,把面条放到你的嘴里。直到碗底,额头渗出了汗水。

一碗面条看起来无足轻重,但一顿饭吃三个巨无霸很难吃完两碗里根面条,这两碗面条带来的能量可以让我们支持一整天的高强度工作。我觉得这碗热干面也很像早上在街边吃面条的汉族人:看起来简单朴实,但里面蕴含着无限的力量。

当疫情结束时,记得早点去武汉,吃一碗“干涩”的热干面。每天早上这个时候,武汉的每一个士兵都在吃这种不起眼的素面。

END

▲文章/田弘

图片来自互联网

来看世界,拉近距离,寻找彼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