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互鉴让亚洲农业文化丰富多彩

闵庆文

2014年3月27日,习近平主席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的一次演讲中说,“文明因交流而多彩,文明因相互学习而丰富。”正是由于交流和相互学习,亚洲农业文化丰富多彩。

亚洲农业文化源远流长

亚洲是人类农业文化的重要发源地,从世界农作物和牲畜的起源可以看出。世界上八个农作物原产地中心中,有四个在亚洲。其中,以中国为起源中心的栽培植物有136种,在各起源中心排名第一,有水稻、小米、小米、稗草、大麦、荞麦、大豆、红豆、山药、苎麻、大麻、大麻、紫云英等。作为主要代表。

例如,亚洲有11种家畜。其中,年前,狗在中国和以色列被驯养。11,000至13,000年前在土耳其、伊朗和中国南部驯养的猪;9000年前在中东驯养的牛;五千年前在印度和四千年前在中国南方驯养的水牛在人类文明进程中具有重要意义。

此外,联合国粮农组织认可的世界重要农业和文化遗产也可以得到验证。迄今为止,在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承认的57个主要农业和文化遗产中,亚洲地区占绝对数字43。此外,这些项目涵盖几乎所有类型的农业文化遗产,如水稻文化、旱作农业、山地农业、茶文化、水稻梯田、稻鱼(鸭)共生、桑树鱼塘、农林(畜牧业)复合、绿洲农业、淡水农业、坎儿井等。

亚洲农业发展与文化交流密切相关。

从某种意义上说,亚洲农业发展的历史就是农业文化交流的历史。早在古代,“草原之路”就出现在印度河流域和黄河流域北部的草原上。后来,更具影响力的陆海丝绸之路和茶马古道不仅促进了亚欧商业交流,还促进了农业品种的引进和农业技术的推广。

通过这些“渠道”,中国从西部地区进口黄瓜、核桃和大蒜,从印度进口扁豆,从西亚进口石榴,从东南亚和印度进口金代茄子,从西亚进口南北朝芝麻和胡椒,从波斯和西亚进口唐朝菠菜和西瓜,从越南进口北宋占城大米,从伊朗进口宋代胡萝卜,从东南亚进口晚清咖啡和人心果。

同样,原产于中国的作物也被带到其他国家。最典型的是米饭和茶。在亚洲,大米在公元前25世纪被引入南亚次大陆的印度,在公元前25世纪被引入东南亚,如印度尼西亚、泰国和菲律宾,在公元前23世纪被引入韩国,在公元前5-3世纪被引入近东,在公元前4世纪被引入日本。此外,不仅水稻品种被引进到其他国家,而且种植技术,水稻种植习俗,甚至传统的生态农业模式,如养鱼和稻田养鸭。

中国是茶树的原产地,茶现在已经成为世界三大饮料之一。随着中外文化交流和商业贸易的发展,中国的茶叶、茶树、饮茶习俗和泡茶技术已经传到世界各地。16世纪,它首先被引入日本和朝鲜,然后从南方通过海路被引入印度尼西亚、印度、斯里兰卡和其他国家,进入欧洲国家,然后进入美洲大陆,然后从北方被引入波斯和俄罗斯。

除了稻作文化和茶文化之外,养蚕和缫丝技术在2000多年前就传入越南,在公元3世纪前后传入韩国和日本。在古代中国发明和创造的一整套传统农具几乎都是由邻国进口的,如用于播种作物的牛栏式手推车、用于翻土和在犁铧上压草的犁壁、用于提水的翻转手推车和用于加工谷物的水辊。

农业文化交流创造重要的全球遗产项目

一些重要的全球农业文化遗产项目也是农业文化交流的结果。葡萄栽培

茉莉是楝科茉莉属的多年生灌木,原产于波斯湾。西汉传入中国,但茉莉花茶已发展成为福州人对世界的一大贡献。作为东西方2000多年文化交流的见证,海外茉莉花与中国茶叶的结合,形成了福州茉莉花与茶文化体系独特的生态文化景观,并于2014年被公认为重要的全球农业文化遗产。

早在唐朝,中国李子就和唐朝使节一起穿越海洋,在日本生根发芽。它们逐渐成为日本餐桌上不可或缺的菜肴和饮料,并最终成为日本饮食文化。2015年,“南和歌山-天边李子种植系统”被公认为重要的全球农业文化遗产。与此同时,茶叶从中国传入朝鲜,种植在河东县,逐渐形成山地裸岩草本植物复合栽培的特色,于2018年被公认为重要的全球农业文化遗产。

互相学习,互相学习,互相取长补短,共同进步,促进了亚洲农业文化的发展和繁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美,世界是一样的"。着名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论述了不同文化之间的关系,这对今天农业文化的交流与合作也具有指导意义。

(作者是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农业和农村地区部全球/中国重要农业和文化遗产专家委员会副主席兼秘书长,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GIAHS科学咨询小组轮值副主席)

责任编辑:王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