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互保“升级”相互宝:康爱公社8年,互助终被正名!

11月27日,互助保险公司宣布,将从当天中午12点开始正式调整为基于互联网的互助计划,并将名称改为“互助保险”新的“共同宝藏”将不再与《信美人寿相互保险社相互保团体重症疾病保险》接口。

在宣布改变互助计划时,互助宝强调不会影响用户继续加入,新老用户的保护也不会受到影响。

互助保险诞生的那个月就像一块巨石被扔进平静的湖中,有2000多万参与者。现在他命运的逆转也震惊了整个行业!“”的本质再一次清楚不过了:互助不是保险!

似乎是一种敬意:两年前,抗癌公社升级为“艾康公社”,因为“艾康公社”有强烈的医学品味,想把它的名字改成“艾康”,这是同音字。现在,“相互保护”已经升级为“相互珍惜”,这也是同音字。然而,升级的原因是“去保险”。

就像10月16日互助保险推出时,许多条款借用了早期防癌公社,但只是借用了梅辛互助保险协会的品牌来做互助,就像艾康公社一样。当时,在公众中展开了一场大讨论:当正规的互助保险大军到来时,互联网上的互助又如何呢?

这给从事在线互助的同一个行业带来了巨大的差距:监管机构不是说几年前互助不是保险吗?我们怎么还能通过互助来保护彼此呢?而且支付宝这么大的品牌做什么?

当争议慢慢消退,当人们不再关注互保时,和平保险圈迎来了一场大地震:11月中旬,JD.com加入并推出了“京东互保”计划,这再次吸引了业界的强烈关注。

如果支付宝通过以团体保险的形式为参与蚂蚁成员定制追溯团体保险来进行互助保险,JD.com互助保险是一种真正的互助保险,与中汇财产互助保险有限公司合作,但推出后仅一天就下架了。

既然JD.com也这么做了,所有的巨人都会效仿吗?百度、腾讯、滴滴等。在巨头们的帮助下,互助似乎很快就会成为保险家庭的一员。

此时,监管的介入重新定位了行业:网上互助不是保险,不能按照保险形式宣传,也不能承诺硬性赔偿!早在2015年,监管机构就在网上互助和保险之间划清了界限,既不是保险也不是互助保险。

”这是世界上第一种安全模式。为什么有些人总是把外国共同保障模式应用于中国,而不相信自己同胞的创造呢?”艾康公社创始人张马丁表示,既然这是一种创新模式,将其应用于保险案例未必是件好事。最近的争议是保险必须被用来理解它,但是现在所有的争议都停止了。

张马丁一直坚持康艾公社所代表的模式不是保险,但他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证明”自己。

张马丁:我的创新不是来自保险。

说起张马丁,他创办的康艾上市公司是中国运营时间最长的大病互助平台。自2011年5月推出以来已经7年了,这是第八年。

大约10年前,张马丁的母亲被诊断患有癌症。那时,当他的生意失败时,他几乎没有钱去治疗他的母亲,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死去。因此,他开始思考:疾病可能是不可避免的,有什么方法可以更好地治疗普通家庭的绝症?“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抗癌公社的最初构想在张马丁的脑海中逐渐清晰起来。

最初的想法是呆在医院里。当时,他陪母亲去了医院,看到他生病的朋友在找医生证明,因为有一份从教会成员那里获得捐赠的证明。当时,担心医疗费用的张马丁羡慕别人有这样一个组织可以依靠。突然灵光一现:你能不能建立一个在线平台,简单地通过互相帮助来捐赠医疗费用,生病时谁会捐赠给谁?

他为这个想法奋斗了一整夜,第二天:互助保险公社成立了,后来改名为艾康公社,现在又叫艾康公社。

人们“问”他们是否没钱

然而,这是“我是为了每个人,每个人都是为了我”的共同宝藏。康艾公社自2011年成立以来经历了许多波折,伴随着各种不信任和疑虑。经过八年的坚持,康艾公社拥有180多万成员,互助金额超过1亿元。

“虽然我们不是最大的,但我们是最想坚持把这个公社做好的人,”张马丁说,让更多的人享受大病医疗保障,不用担心大病的钱,这也是他在母亲去世后坚持实现的承诺。

这篇文章是网站管理员的家庭用户提交的。未经网站管理员同意,严禁复制。例如,如果大多数用户在稿件中发现虚假报告,欢迎读者反馈、纠正和报告问题(反馈入口)。

免责声明:这篇文章是对用户的贡献。网站管理员的家只发表这篇文章来传达信息。这并不意味着网站管理员的家同意其观点,不对内容的真实性负责,仅供用户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或使用建议。读者被要求核实真实性和可能的风险,任何后果将由读者自己承担。

youtube.com